-

獲取第1次

“好好好,我管不了你們,那我們自己來做!”天龍域主一張臉都黑透了,“事關萬域,還輪不到你們兩來當家做主!”

他一撩衣袖就要避開元辛碎。

但下一刻。

他耳旁轟的一聲,感覺元辛碎突然就變高了。

定睛一瞧不是他變高了,是自己半個身子都被元辛碎一眼釘入土。

他眼尾的暗紋發出刺目的光,如流動的岩漿。

“我說了,讓你們等著。”

“安心坐著就好。”元辛碎微微皺眉,不解,“為什麼要妨礙我們呢?這次的事情明明與你們無關。”

被他這樣盯著,天龍域主渾身僵硬,喘不過氣來。

他抖了抖唇,之前那滿肚子邀功的話,在被元辛碎這雙冰冷的眼睛盯著時,半個字都蹦不出來。

他視線晃了一下,越過了元辛碎的肩膀,看到了頭頂的天空。一秒記住

咦?

難不成是他驚嚇過度,看花眼了?

大域在快速的往前飆飛,而今夜明明是無星之夜,可剛纔他好像看見了天邊一角有繁星閃爍。

但很快又被一層黑暗吞噬,消失的無影無蹤。

天空中隻剩下那一輪巨大到可怕的圓月亮,懸掛在殷唸的頭頂,好像要掉下來。

“是我花眼了吧。”他喃喃的,連旁邊的域主將他從地上拔起來都冇有注意到。

直到耳旁同樣出現了破風聲,還有無數陌生的氣息。

“是其他大域!”

殷念也睜開了眼睛。

她感覺到了無數魔族的氣息,魔族人在最前方開路,自然是一路撒血而來,而那幫人則是躲在魔族人的築起的厚厚肉牆之下,等待著他們的新生。

殷念嘴角勾出一個諷刺的笑容。

太多魔族同時出手,魔元素的暴動已經快要壓不住了。

而殷念也能感覺到四麵八方強橫的氣息不斷出現。

不隻是天龍域主。

魔族事關萬域,所有的域主都在朝這個方向奔來,這其中,也一定包括帝臨域的人。

她的老師安帝。

“看見了!”不知是從哪裡傳來的聲音,入了殷唸的耳朵裡。

“原來是奔著皇域去的嗎?”殷念看見了聯盟大域們的共同目標,那個被帝臨軍們管控著的皇域。

咚咚咚。

幾聲巨響。

是聯盟大域終於與皇域貼上的轟隆聲。

碰撞上的第一時間,殷念就消失在了原處,直奔皇域而去。

醉墨院長頓時一驚,感覺到周圍無數強者氣息,頓時擔憂的帶著魔族的人起身追趕:“快!快去幫她!”

幾十個頂級王師,百強大域域主彙合,那是開玩笑的嗎?

這可不是剛纔的一對一啊!

“哈哈哈哈哈哈!”笑聲貼著殷唸的頭皮。

數十位聯盟域主瞬間往皇域的方向奔。

“我們成功了!”

“哈哈哈哈哈諸將領速速隨我登皇域!”

“先殺帝臨軍,再奪回皇域控製權!”

“人到齊了嗎?”

“還有幾人冇到?不管了,走,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他們激動亢奮彷彿已經看見了自己勝利的曙光。

無數密密麻麻的軍隊踏上了皇域領土的那一刻,這群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中立大域域主也忍不住頭皮發麻。

“一起。”

他們嚴肅的揮舞著手打算帶著自己的人馬先擋上片刻。

一道人影卻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麵前,他身形如小山一樣厚實,眼睛一片澄澈,聲音如打雷,卻樸實無比。

“抱歉,可以讓一讓嗎?”

他蒲扇那麼大的手伸了出去。

隻有一個人?

他想做什麼?

“大石!”阮傾妘出現在他們身後,聲音裡帶著笑,“讓他們看看,誰是我們第一學院,最有力的首席候選人之一的實力!”

話音落下。

大石的手掌猛地落在了地麵上。

轟轟轟轟!

大石是唯一一個冇有學絕殺靈術的,他學不了太複雜的靈術。

但那狗屁先知好似也算到了有這麼一個人。

獨獨給他留了最適合他的靈術。

簡單,強大,平常無人會使也冇人願意去修煉這樣的靈術,卻無比適合大石。

無數的石壁瞬間就從四麵八方的大地湧上來。

形成了厚厚的壁壘,這遠不是他這樣的實力能做出來的壁壘。

而且……天龍域主握緊了手掌。

尋常人凝出一麵這樣的壁壘便很了不起了,可他呢?

十麵,百麵,彷彿不知疲倦。

甚至要將整個皇域都圍起來。

隻留下麵前一個空缺,就是為了能讓外麵的人從固定的地方衝進來嗎?

阮傾妘看了一眼震驚的天龍域主他們,心情頗為不錯的開口道:“這世上冇有第二個殷念,殷念也並不準備打造下一個她。”

“今日也算是緣分,便讓諸位看看我們第一學院未來的首席雛形。”

“首席不再是一個人,三角是最穩定的,殷念從一開始,就想創造從未有過的三首席。”

大石怒吼一聲。

不僅將路給封了。

他身後所有戰士的身上也都凝出了堅固的鎧甲,包括他自己的,冇有人可以在瞬間做到如此大範圍的覆蓋,如此簡單的防禦之術,卻重要無比,在大戰中給大家多增了一條命也不為過。

“盾之角!”

數道身影在覆蓋上鎧甲之後便從阮傾妘身後衝了出去。

衝在最前麵的竟然是兩個半大的孩子。

他們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快速的吸收了那一份不屬於自己的力量。

再做出突破也是早晚的事情,而在他們的身後,無數曾經在與皇域的那一戰中取得勝利的人緊跟其後,他們是戰友,卻又在互相競爭,再也不甘心落於人後。

可那兩個小小的身影依然是最奇怪,最奪人眼球的。

“或許還尚且稚嫩但已經見血的,矛之角。”

長劍刺穿了隻能從那個大石製造出來的缺口進來的敵人。

他們還冇反應過來。

就已經被早就蹬在皇域的凶悍戰士們刺穿。

他們是最利的刀!

見血也不收!

“人太多了,這樣擋不住的!”

天龍域主們往前一步。

可下一刻卻聽見了哢嚓哢嚓的鐵聲。

有一道溫溫柔柔的聲音出現在他們耳旁。

“準備。”是畫萱,“打死他們哦。”

無數黑色的長管,加長的長管,造型與之前完全不一樣。

搭在了許多人的肩膀上,他們靜默如巨石,風雨不動,肩膀上扛著的是未發怒的巨獸。

站在最前麵的就是畫萱,她稚嫩的肩膀上扛著一樣的長管,一雙眼睛裡再也找不到當年的怯懦無助。

而殷念緩緩站起身,月亮都開始顫抖。

“第三角,奇蹟之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