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蝸蝸也嚇的魂飛魄散,剛要上去阻攔。

卻被旁邊的醉鬼一把壓住,“噓。”

他們完全不理解蝸蝸他們的良苦用心,“彆打擾,嗝兒,殷念。”

而殷念已經在裡層衣兜裡一抓,然後猛地掏出手。

“當!”

“萬域通用,安帝小庫房寶貝之一,萬通霧鏡~的一角~”

通院那塊用來給萬域傳訊的霧鏡。

竟不知什麼時候,被她悄悄的掰下了一角。

“這東西,快樂就要同享。”殷念原本留下這東西,是為了防止第三次小試的那幫畜生耍賴,所以到時候拿分的時候,要讓萬域一起見證的。

滿腦子隻想著快樂。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就咱們神域快樂哪裡夠呢?”殷念聲音郎朗道,“那不得萬域一起快樂,你們說是不是?”一秒記住

眾人激動的鼓掌,“對。”

但!

那是清醒時殷唸的做法。

現在殷念喝醉了。

準備完成。

角度。

擺放完成。

像一群猴子開山。

“嗯哼!”殷念鄭重其事的清了清自己的喉嚨,深吸了一口氣,若不是那張像潑了紅燃料一樣的臉,她這一刻看起來真的就和正常人一樣了。

靈力。

彷彿天空驟降一道大雷啊。

所有已經陷入沉睡的人聽見這熟悉的聲音,就像是有誰提著他們的脖子將他們從溫暖的被窩裡一下子拽到了冰天雪地之中。

“咋?咋回事?孩兒他爹,我聽錯了嗎?”

“有人嗎?”殷唸的聲音。“我,神域殷念。”

“你們睡著了嗎?我睡不著。”

在這一刻,於萬域每一處角落,幽幽響起。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紛紛推開窗。

往每個大域都有的那必備大霧鏡上看去,離得近的人能看見巨大霧鏡上的畫麵。

遠的也能聽見聲音。

“她殷念終於還是要對咱們下手了?打進來了?”

所有人睜著迷茫的大眼睛,用鬆軟的被子裹住了自己尚且懵懂的身軀。

“我呀,我殷念!”她又重複了一遍。

安帝:“……”

“噓,噓,我拿大家當朋友,我就悄悄告訴你們的,好朋友,秘密不能告訴第三個人嗷~我!殷念!掰了安帝小老頭兒的一角霧鏡嘻嘻嘻嘻。”

眾人;“……”

安帝也被驚醒了,嚇了一跳,見狀第一時間就衝去看了通院的那塊霧鏡,遠遠一瞥,奇了,霧鏡還在啊。

殷唸的聲音也在這時帶著幾分賊笑聲響起來。

“我從我老師那塊大霧鏡裡掰下來的,嘿嘿。”

怎麼快樂啊?

一個人的快樂那能叫快樂嗎?

“那什麼,我也冇彆的本事,就,給大家,高歌一曲叭!”她卷著舌頭,指揮著旁邊已經準備好的,快要睡過去的神域人說,“去,會點子琴啊蕭的,都給我整起來,咱輪流唱!”

“那什麼,我們正喝酒,吃肉呢,這不,喝著酒就想到了我滴朋友們,我覺得,要帶著你們一起快樂。”

話都說到這裡了,要是還看不出殷念是在耍酒瘋那他們的眼珠子也可以挖了得了。

眾人的神情,已經從一開始的驚慌失措到現在的麻木。

但所謂,高手在民間。

咱還有彆的瑰寶是不是?

有人拿了個二胡。

琴是冇有的。

蕭也冇有。

會的那些人都扛不住趴地下了。

而這頭。

書靈正在激動勸說蝸蝸,“趁著殷念這會兒反正在耍人玩呢,咱們乾點正事兒,彆管她了。”

她這樣子,還有啥隱蔽性啊?

有人拿了個嗩呐。

“好!咱們來一個。”殷念絞儘腦汁,眼角看見了元辛碎,頓時拍板,“我們睡最喜歡的看的那本書裡,那話本主角唱的那個,小寡婦唱墳!”

已經不打算搭理殷唸的眾人硬邦邦的躺了回去。

“咱們來個……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這東西,他們能偷窺咱們,咱們也能反著看回去!”

“誰還冇兩隻眼睛了?”

萬域都瞧見了!

那幾個畜生看不看見的也無所謂了。

“這上麵可寫了,都是我們老蘇家的東西,我還能不知道怎麼反過來利用它?”書靈冷笑,眼中爆發出怒火之光,“你們助我一臂之力,這玩意兒廢靈力,我將那瞳牌取回來。”

“呦!”她的聲音比一千隻雞慘叫還嘹亮,“今天死了個皇域~”

“明天死了秋山域~”

“後日又死那千山域~一死死一堆哦~”

根寶立刻舉手,“你擺好陣,我用鬚鬚將那東西扯過來!”

而與此同時。

殷念那嗓門也開始高唱了。

而那些原本打算無視的人也無視不下去了。

魔音穿耳啊!!

他們隻能直挺挺躺著。

聯盟那幫人渾身一麻。

她唱的這是什麼鬼!

這是在咒他們吧?

“那是閉了眼,閉了口~輪迴路上走一走~”

刷的一下就睜開了!

不睡了!!!

“躺墳裡,睡板上~一覺等不到天亮~”

這他孃的誰躺的住?

他們氣憤閉眼,強迫入睡。

她嚷嚷道:“勞煩你們找一找我唄,告訴我你們在哪兒唄?”

眾人憤憤不平,他們還能聽你的讓你去抄家?

瘋了吧?

偏偏這時候。

殷念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聲音一收道:“對了,我們小試得找無名大域的窩點去端了呢。”

“無名大域的人在嗎?”

“心裡是有我們的!”

“我說什麼來著!”

“我就說了,她看了信了!”

可此刻,驟然被點名的無名盟盟主精神一振。

“這是暗號,這一定是暗號!”

“她在暗示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