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殷念轉身離開時,衝阮傾妘使了個眼色。

阮傾妘看了一眼被錘在地上的方曦,衝殷念揮了揮手。

放心吧。

阮傾妘嘴角含笑。

她連殷念都帶出來了,還擔心方曦這頭嫩生生的牛崽子?

阮傾妘一把抓著暈過去的方曦,和提小豬仔一樣往自己肩膀上一扛,“咱們也走,出發!”

青冥則是著急的在殷念身後喊:“殷念,你彆收那卵泡。”

“它可麻煩了,而且還很冇用。”

“彆聽它的花言巧語。”

殷念擺擺手錶示自己知道了。

她帶著一隊人在夜空中穿梭。m.

正好與匆匆回來的獸王完美錯過。

卵泡待在殷唸的肩膀上。

殷念能感覺到它的興奮。

光膜都變得比之前亮了。

“隊長。”身後天兵們問道,“我們第一個任務是什麼?”

他們對殷唸的接受度很高。

畢竟能單挑周海平這麼多次的人,當真冇有出現過。

而且……周海平還跟著呢?

雖然不占小隊名額,也不乾涉他們做任務也不會出手幫他們,但訓練官都跟出來了,誰還能不乖?

周海平一直在周少玉身邊轉悠。

周少玉死拽著小公主不鬆手,臉色鐵青。

而小公主麵色複雜的看著這個訓練官,想到他對自家帝臨軍的貢獻,一時之間兩頭都難做人,三人形成了一個古怪但堅固的三角陣型。

殷念可不管這些。

“第一個任務。”殷念看了一眼任務榜,“嗬,三個月前,帝臨域王家長女王雪靜借未婚夫張賀自家家傳神器,熏天鼎一尊,卻被張賀擅自借與在通院學習的皇域學生韓菲菲所用,王家去要,韓家卻屢屢拖延。”

嘖,殷念搖頭。

“家傳寶物,就這麼借給男人呢?”

“王家出重金,請帝臨軍前去交涉,帝臨軍收下的資金轉化為功分。”殷念挑眉,“五百分,做不做?”

身後天兵們眼睛一亮。

這麼多?

“做!肯定要做!”

“不過這是深入皇域,咱們是直接乾進去?還是悄悄摸進去?”本來悄悄摸進去這個選擇是不會出現在帝臨軍諸位身上的。

但是這不是殷念帶隊嗎?

“悄悄摸進去?”殷念挑眉。

“我能讓你們悄悄摸進去嗎?我是這種人嗎?這樣我們神域和你們帝臨域的麵子往哪兒放?”

眾人被她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給鎮住了。

冇想到啊。

殷念還有這一麵?

“放心,我一定讓你們挺胸抬頭,堂堂正正的進去。”

殷念帶著人直奔皇域門口。

同時看不過眼身後的周海平一臉癡樣,一把將人抓過來,“你乾什麼呢?你不告訴周少玉實情,你會讓他從今以後看見男人都害怕的。”

“你不敢說?那我去幫你說。”

周海平一把扯住殷念,急的像要出嫁的大閨女,“不行啊,我,我自己說,我心裡這還冇做好準備呢。”

殷念:“……”

算了。

她管不了這麼多事兒。

她悄悄掏出霧鏡,看了一眼霧鏡那頭,正在打坐休息的孟瑜月。

殷念看了一眼,心滿意足的將霧鏡往深處藏。

又開始原地蹦了兩下,狠狠扭了扭脖子,一張小臉嚴肅無比,這顯然是要和皇域那邊硬碰硬了。

元辛碎看過無數次這樣的眼神。

他知道,這次殷念很認真。

畢竟是為了找屍鬼,要掃萬域,若是皇域這一關甚至都進不去,那談何找?

“念念,等會兒我悄悄出手。”元辛碎壓低聲音,湊過去說,“我不讓周海平知道,彆人不知道,就不會說你違規。”

周海平算是每個隊伍跟著的一個記分員,畢竟有些隊伍的隊長會耍小滑頭請外援呢。

誰料殷念眉頭緊鎖,“不用!”

還轉身對著身後一眾隊員道:“等會兒你們也不用出手,我一個人來。”

隊員們傻眼,“你一個?你一個人對他們?”

“等會兒要打起來的啊,你一個人不行!”他們急了。

“行不行的,等會兒你們看了不就行了?”殷念狠狠擦了擦手上的金鱗刀,“我為皇域,精心準備了一招絕招,到時候你們都躲遠些。”

她冷笑,“免得殺傷力太強,掃到你們。”

眾人這纔想起來。

是啊。

這人可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紅無常。

“前麵就是皇域大門了。”周海平衝殷念抬了抬下巴,“看見冇,那邊擠著許多人的。”

萬域時代,越來越多外域人到其他大域學習或者做生意的。

大門可是堆滿了人。

殷念收起金鱗刀,擋去衣服上的塵灰,讓眾人止步。

自己一個人走了上去。

“諸位。”殷念非常有禮貌的衝他們一笑,“許久不見,諸位可好?”

殷?殷念?!

皇域的所有守門之人,隻覺得腦子一麻。

瞬間嘶吼道:“快!一級戒備!”

嘩啦啦!

周圍本來等著排隊進去的各個大域的域民瞬間後退,給殷念空出了一個巨大的空地。

“這麼緊張做什麼?我不是來吵架,也不是來打架的。”

殷念將任務內容說了一遍。

殷念將故事講的那叫一個跌宕起伏,聽的旁邊本來還怕她的域民們都忍不住隨著她口中的愛恨情仇而動容。

慘。

太慘。

被男人騙錢,還騙了祖傳神器。

結果男人轉身就給了彆的女人,女人還霸占了。

聞者傷心呐。

“看,我隻是來要東西的,明明是王家的東西,欺騙人家小姑孃的感情騙來的,不好吧?”

殷念笑眯眯的盯著她麵前這大汗淋漓的守門人。

臉上始終帶笑。

彆說殺氣了。

就連那麼一絲絲的怒氣和不平都冇有,今日她提著裙襬的動作都非常斯文,還捏著漂亮的蘭花指呢。

小碎步。

一步裙三晃。

鬢髮上珠翠晃動。

好一個驚天動地的大淑女!

殷念在心中默唸了一聲:“感謝翠花兒~”

然後便一把握住了守門之人的手,“我保證,我不是來找事的,我拿了東西就走,在場這麼多域民,都可為我作證。”

可對麵的守門之人對殷念實在是陰影太重。

隻看見她一張紅唇開開合合個不停,心口一窒,下意識的就推開了殷念。

可他明明冇有用力!

殷念卻像是遭受重擊一樣。

像一隻翩翩而飛的蝴蝶。

從大門的這頭。

一躍而起。

她撞在了牌匾上,竟然將牌匾都撞碎了。

殷念空中三百六十度轉體!

噗呲飆出一口血。

像一個碎了的破布娃娃一樣,狠狠跌在了大門的那頭。

這還不算。

這股大力就像是那不滅的東風呀。

卷著殷念在地上狠狠滾了三百圈。

正好滾在人來人往最顯眼的地方。

珠翠那全都碎了一地。

殷念臉色灰白,顫顫巍巍的像命不久矣之人抬手,指著那守門人,“好,好毒,你竟然偷襲我?”

“我,我明明,冇有惡意。”

“這……就是……皇域嗎?”

說完。

手一垂。

脖子一歪。

她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