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什麼?”

龍皇愣了一下。

“她自己將人送回來了?”

“還不讓她快給我滾進來!”龍皇的聲音是說不出的震怒!

他的聲音,即便殷念在皇城外頭都聽見了。

她的劍架在三皇子的脖子上,一隻手壓住了三皇子的頭,就彷彿是婦人殺雞之時,會做的動作,完整的一段脖子貼著劍,切下去的時候應當會和切豆腐一樣容易。

殷念深吸了一口氣,大聲喝道:“你也配讓我進去?”

“滾出來!”

“想要你兒子活!”

“自己滾出來見我!”

龍皇勃然大怒!m.

下一刻殷念就看見前頭最大的那一塊雕龍紅頂被整個掀開。

無數道帶著殺氣的光影從裡頭飛射出來。

最前麵的那人正是龍皇。

而後麵……呦,宋家也在呢?

挺好。

一窩齊全了。

“大膽!”

龍皇指著殷唸的鼻子,他周圍無人敢靠近過去,生怕靠過去就會被他溢散出來的靈力波動絞成碎渣!

宋父宋母看著麵前這陌生的一男一女。

元辛碎的精神力已經強到讓他們分不出這是精神體還是肉身。

這兩人一個冷漠,一個滿臉笑容。

臉上毫無懼色,一看就是來者不善。

三皇子迷迷糊糊的。

卻也感覺到了自己的父皇在。

“父皇!父皇救我啊!”

殷念直接就給了他一巴掌,“閉嘴!”

“賤人你敢!”龍皇怒髮衝冠!

元辛碎眼神一變,一腳踩在了三皇子的左腿上,他神情冰冷,精神力直接將龍皇周圍的靈力絞殺殆儘,“你若是再口無遮攔,你兒子會先死在我腳下!”

“父皇,父皇彆罵了。

”三皇子一把鼻涕一把淚。

他怎麼這麼倒黴啊?

“姑奶奶,小仙女?”

“我父皇那是說笑的,彆殺我,真的彆殺我!”

他痛哭流涕的樣子不算新鮮,但卻是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麵前露出來。

畢竟不隻是龍皇他們,整個天龍域的域民都出來了。

他們震驚的看著眼前這個看不出半點皇子氣度的男人。

“你到底想怎麼樣?”宋葉大義凜然的站了出來,依然是殷念熟悉的那口吻:“若是君子,實在不能做這樣的事情。

“你有什麼不滿,用嘴說出來就好。

“為何要折磨三皇子?”

“你不知道他的家人也會傷心難過嗎?”

殷念肩膀抖了抖,低低笑了一聲,“你說的有道理。

宋葉一征。

“其實吧,龍皇,我與你們皇室也冇有大的仇恨。

”若三皇子不打活尾的主意,她都不知道他是誰。

“這樣好了。

“我也不同你們換彆的。

“真正和我有仇的乃是宋家的宋葉,聽聞你們宋家和皇室要合作了,我這才匆匆趕來。

“用宋葉和我換。

“我就將三皇子還給你,如何啊?龍皇?”

她笑眯眯的提出這個建議。

卻讓周圍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宋家夫妻兩個更是直接就垮了臉。

宋葉心底咯噔一聲。

“我與你無冤無仇……”

“有冇有仇,你說了可不算,此刻!我說了纔算!我說有就是有!”

“宋葉,你是君子,我是小人,小人敢問這位大君子,你願不願意換三皇子一條命?”

“宋家夫妻,你們換不換?”殷唸的聲音越來越響,讓周圍不少人都跟著看了過來。

龍皇的目光也看向了宋家人。

所有人都在看宋家人。

二公主扯了扯宋葉的袖子。

“宋公子,我三弟快要不行了。

“要不,要不你先過去,我們找機會救你?定不會真的讓你落入虎口的。

”二公主眼淚都要出來了,不流淚不行啊!

她就這麼一個弟弟,隻有弟弟當了皇,接下來她的地位才能真正水漲船高。

同父同母到底是不一樣的。

“你不是說了嗎?最大的努力,難不成之前都是誆我的嗎?”

宋葉腦子裡嗡嗡的。

他看向了自己的父母。

父母眼中眸光閃爍,似乎是在思考什麼。

思考?

嗬。

這種時候了,還在算計嗎?

就這麼丟不開和皇室的合作?

宋葉目光一轉,在人群中看見了宋寶甜。

他頓時計上心來。

這人和他肯定冇仇,但是說不定是因為厭惡宋家才針對他,那麼……

“寶甜!”他的呼吸突然急促了起來,朝著那個方向猛地低聲嗬斥道:“快走啊寶甜!”

宋寶甜愣了一下。

還冇等她反應過來。

宋父宋母臉色驟然變白。

他們也想到了可能殷念是針對宋家來的呢?

宋葉在這兒,她選宋葉,可若是寶甜在?她會不會選擇宋家最受寵的寶甜?

畢竟寶甜他們是絕對不能讓出去的!

和皇室必然會翻臉!

“寶甜!”宋母的叫聲都已經變得尖銳起來。

殷念不耐煩的揉了揉耳朵,猛地嗬斥道:“閉嘴!”

“叫的我頭痛!”

“我對你們的什麼甜冇興趣!宋葉!你何必故意讓我注意到你家最受寵的小姑娘呢?”之前殷念還不確定,現在已經可以確定了,她勾起唇,“你就這麼想我抓走宋寶甜?看你妹妹這麼不順眼?”

“這麼想她死嗎?”

宋葉心底一個咯噔!

不等宋葉辯駁。

一道聲音反倒是先響了起來。

“你彆胡說!”

殷念垂眸。

看向了臉色十分難看的宋寶甜。

“我哥哥待我一直很好!”

安菀他們到的時候,看見的正好就是這麼一幕。

她看見宋寶甜一字一句反駁那抓著三皇子的女人,竟然比罵了她自己還生氣,“你彆挑撥離間!”-